广告合作telegram:@baiqiang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红色穿越  第11章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11:43

  可是小虎说现在还不行,他回去可能有危险。最好再等一段时间,让村民们把庞老三失踪的事情淡忘下来才好。在这里有庞连长护着他,很安全。家里不用担心,小虎还说他准备把妈妈和姐姐弟弟们暂时接到玉东县城里跟大姐一起住一阵子。

  这天天刚亮庞大山就起床了,像往常一样,他每天吃过早饭就要去工地上干活。女兵连的早饭是稀粥和烤红薯,跟在家时差不多。庞大山几乎每天都是最早起来的。他匆匆地吃饱了肚子,就上工地去了。现在娘子军连的住房已经全部盖好了,正在修建一些防御工事。

  跟他一起干活的有十几个被抓来的苦力,他们中大部分是附近几个乡里抓来的反动分子,有几个反动分子因为年纪大了干不动体力活,就让他们的儿子或者兄弟来顶替。干活时有几个扛枪的女兵时刻都在监视着他们。不过她们对庞大山却是格外客气,允许他到处走动。因为梁副连长跟她们说过,这个身体健壮的汉子是自己人。

  庞大山前一段被李家村的赤卫队关起来时晚上睡不好觉,除了牢房里又脏又臭外,主要是他担忧自己不在家,妻子王玉梅和几个孩子们会受人欺负。这些天他因为心情愉快,一躺下就能进入梦乡,睡得很香。

  幸亏庞小虎干掉了庞老三,不然的话王玉梅和两个女儿可就惨了。她们被骚扰欺负一番那是轻的,说不定还会被那些家伙们关起来剥光了衣服J淫玩弄。要是在从前,庞姓的村民受了委屈一般会去找族长出面主持公道。现在什么都要听农会的,族长说话已经不管用了。

  说起农会,刚开始时庞大山是很支持的。他听了那些来村里做宣传鼓动工作的外地人的演讲,心里很是激动了一番。他想,要是真的能让穷苦人当家作主,那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当时有不少村民推举庞大山出任庞家村的农会会长,他也很愿意站出来为大伙儿办事。可是那个胡委员看上了庞老三,非要让他来当会长不可。庞老三也有他的本事,他能说会道,遇事能很快地想出一套办法来。别的不说,单是他那满口的新词儿庞大山就学不来。

  庞大山原来对胡委员的印象还不错,很喜欢听她的演讲,村民大会只要有她在他都必定去参加。他以前还没有接触过像胡文君这样的城里女人。她虽然奶子不算大,屁股也不够圆,但是她有着白嫩的脸蛋儿和银铃般好听的声音,再加上她念过书学问大,特别是她指挥起男人来霸气十足。这些都是庞大山从来没有在女人身上见过的,是让他特别动心的地方。他常常在心底里幻想:要是能和这个城里女人睡上一次,那该多好啊。当然不光是他,他敢打赌庞家村至少有一半的男性村民是为了胡文君的缘故才去开会的。

  庞大山并不在乎自己没当上农会会长。只是没想到庞老三他们几个才干了几天就故态复萌,肆意欺负那些老实的村民。后来闹得越来越不像话,庞大山这才挺身而出,领头跟他们打了一架。

  那个胡委员竟然听信了庞老三的一面之词,要枪毙他庞大山。这个骚婆娘!她在庞大山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他不再把她当成女神来崇拜了。私下里他已经用脏话把她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了无数遍。

  很快到了吃中饭的时间,庞大山坐下来和其它人一起吃饭。庞大山光着膀子,用脱下来的衣服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女儿庞杏花跟他告别时塞给了他一个包袱,里面有妻子替他收拾好的几件换洗衣服,她们当时都不知道庞大山还要被关多久才能回家。

  正吃着,那个头上扎着小辫的送饭女兵走过来,一声不吭地往庞大山的手里塞了一个煮熟的鸡蛋。其它的人可没这个待遇。庞大山对她笑了一下,算是表示了谢意。她的脸突然红了,扭头快步走开了。庞大山心里直乐:这小丫头看起来还不到十五岁呢,莫非她喜欢上自己啦?前两天她还悄悄地把他换下来的脏衣服拿去洗了。

  下午庞大山一个人去山脚下扛木头,那是准备用来加固工事用的。赤峰寨的村民们已经把那些木头锯成了一截一截的,全都堆放在山脚下,这是寨子里的农会组织他们干的。庞大山需要把这些半成品都扛到山上的工地去。他这个人很实在,就算是没人看着的时候也从不偷懒。他一口气就连着扛了三趟。

  他坐下来稍微喘了一会儿气,又开始扛第四趟。山路旁边就是那条叫赤峰溪的小河,溪水清澈见底。看着那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着的小鱼儿,庞大山想起了小时候和伙伴们一起在河里摸鱼玩耍的情形。

  他忽然很想下河去洗个澡。他把扛着的木头暂时放到路边,沿着小河走了一段,找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河湾。这附近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他把衣服裤子脱下来放到河边的草丛里,然后光着屁股跳进了河里。真舒服啊!

  庞大山不禁回忆起自己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的那段日子。有一次邻村的女孩子们在河里洗澡,他正好打柴路过,被她们的欢声笑语所吸引,他悄悄地躲在灌木丛里偷看。其中一个女孩子长得太美了,脸蛋漂亮,身体也发育得很好,他看得直流口水。

  后来他打听到那个女孩名叫王玉梅,她家就在邻村,离庞家村不到十里。他那时也该娶亲了,但是因为家里太穷,备不起彩礼,因此不太可能娶到像王玉梅这样的好姑娘。后来还是那个教他武功的吴老头主动去帮他提的亲,不知怎么的王家就答应了这门亲事,他高兴得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自从成亲之后,他和妻子王玉梅一直早起晚归地辛勤操劳。孩子一个接一个地生,他们两口子很少有静下来喘口气的时候。

  他从不赌博,也不太喜欢跟其它年轻人一起胡闹。他偶尔喝点儿酒,是自己家里酿的米酒,度数高的烧酒他是喝不起的。这么多年来他主要的娱乐只有三项:第一是抽旱烟,第二是喝酒,第三就是晚上吹灯后在被窝里搞自己的老婆了。

  王玉梅虽然是村里的大美人儿,但是常年累月和同一个女人睡觉总会有疲倦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近来和妻子办事时会不自觉地把她幻想成其它的女人。比如说妻子的堂妹王玉兰,他自己的堂嫂杨春霞,还有舅妈李翠花,等等。甚至还有那个胡委员。

  论漂亮这些女人全都比不过王玉梅,可是他就是忍不住要对她们动歪心思。他甚至有点儿好奇:妻子夜里在他身子底下婉转呻吟时,会不会也在想着别的男人?

  庞大山正泡在河里独自出神儿,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他抬头一看,见有十来个女兵正向这边走来。他来不及上岸穿衣服了,再说那些女兵们听见水响肯定会朝他这边看过来的。这小河里的水太清澈了,就算他蹲在齐腰深的水里,她们也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他一丝不挂的身体。

  情急之下,他只好躲到附近的一个水草丛后面,尽量不发出任何响声。他心里期待着这群女兵们赶快离开,可是她们却偏偏不如他的意,停在离他不到二十步的地方不再往前走了。她们说的每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班长,这里的河水真干净,连河底游着的鱼儿都能看见。我想脱光了下河去洗一洗,行不?”一个女兵问道。其它几个女兵听了,也都吵着要下河洗澡。

  那个叫张二娘的班长经不住她们的再三恳求,只好答应:“好吧,我们要抓紧时间。王三姑,你在岸上放哨。要给我睁大眼睛看着,要是有村民过来了就赶快喊一声,我们好穿衣服。听见没有?”

  王三姑答道:“是,班长!”女兵们一声欢呼,三下两下脱下了衣服裤子,光着身子“扑通扑通”地接连跳进了河里。

  庞大山看着那些赤身裸体的女兵们,半晌合不拢嘴。他不敢出声,更不敢走出去。他听说过女兵连庞连长订的规矩,要是抓住了对女兵耍流氓的村民,每个人都要被抽十鞭子,还要交纳一个铜板罚款才能放人。他虽然只是在这里洗澡,并没有耍流氓,但是这种事情太容易产生误会了,到时候他可能有口也说不清楚。

  胡委员本来要枪毙他,是庞连长救了他。庞连长是小虎的结义姐姐,看在小虎的面上她肯定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处罚他的。但是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让她为难。

  他战战兢兢地蹲在河边,身子缩在水里,让水草丛挡住自己的头。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要让他闭上眼睛不去看她们,他又做不到。

  那些女兵们毫无顾忌地在浅水里嬉戏打闹,他满眼里都是丰韵的胳膊和大腿,活蹦乱跳的奶子,洁白浑圆的屁股,还有胯下那漆黑诱人的阴毛。他的眼睛都看花了。算起来他已经有快两个月没跟妻子那个了,虽然泡在凉水里,他的鸡巴还是无比顽强地翘了起来。

  这些女兵们细看起来都长得一般,可是一大群赤身裸体的年轻女人给他带来的刺激远比他自己的老婆要来得厉害。他的鸡巴越来越硬,无论是哪个姑娘看见他胯下那根硬邦邦直挺挺的肉棍,铁定会给他安上个耍流氓的罪名。

  他既兴奋又害怕,蹲在水里用手握着自己的鸡巴,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到后来他头脑发热两腿发软,连站都站不稳了。

  好不容易那群疯姑娘们才安静了下来。她们围成一圈坐在浅水里,一边搓洗身子一边闲聊了起来。庞大山发现自己身上的热度也慢慢地降下来了,感觉好多了。他还是呆在原地不敢走出去。这时那些女兵们的话题转到了男人上面。

  “张班长,听说你当兵前嫁过人,现在想你男人不?”其中一个女兵问张二娘道。

  “那个痨病鬼有什么好想的,要想也是想别的男人。”张二娘答道。

  “我知道了,你是想通讯员小庞吧?他可是个英俊的小伙子,皮肤也白净,一点儿都不像那些乡下人。我好想抱着他摸摸他的身子啊。”另一个女兵接口说道。

  “别胡说!他是连长的好朋友,她要是知道你在背后乱说,准饶不了你。”张二娘喝骂道。

  “我就是在心里想一下,自己过过瘾,这也不行?”那个女兵委屈地说。

  “哈哈……”其余的女兵们听了都大笑起来。

  庞大山想不到她们在背后议论起了自己的儿子庞小虎。不过接下来听到的话就更令他吃惊了。

  “喂,你们见过那个新来的给咱们连干苦力活儿的汉子吗?他长得可魁梧了,论模样儿也不丑。不知他娶了媳妇没有?”

  “你说的是老潘吧,当然见过啦。他不光是身体结实,裤裆里也鼓鼓囊囊的,我爱死他了。嘻嘻。”

  “就你骚,没男人就活不下去似的。”

  “你别说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挑夫躲在厨房后面亲嘴的事儿?哈哈……别……别抓我那里……饶了我吧……”

  她们刚才分明是在说庞大山。因为其它的苦力们的身体都不如他强壮,而且他是唯一一个新来的苦力。女兵连里除了庞连长和梁副连长外,只有李铁妞胡翠萍等少数几个人知道庞大山的真实身份,就连和他同住一间屋子的那两个挑夫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小虎和庞连长早就叮嘱过他,对任何人都不要泄露自己的情况,包括姓名。他跟人说自己姓潘,平时那些女兵们有的叫他潘大哥,有的叫他潘大叔,还有的干脆就叫他老潘。

  庞大山听了女兵们背后的议论不光是吃惊,还有些暗自得意。自己的这副好身板确实是很能吸引女人的。不好!他发现到自己泡在水里的鸡巴又开始慢慢地翘起来了。

  第2节:一不小心搞了个坏女人

  那些女兵们正说得高兴,那个留在岸上放哨的王三姑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她边跑边喊:“快,……,快穿衣服,胡委员来了!”女兵们纷纷从水里站起来,光着身子爬到岸上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立正!胡委员,红色娘子军第一连一排二班集合完毕,请首长指示!”班长张二娘向胡委员敬了一个军礼,大声地报告着。

  胡文君点了点头,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七班长王莲香。王莲香对张二娘和她手下的女兵们介绍说:“前委已经正式任命胡委员为我们独立师政治部宣传处的处长了。现在请胡处长给我们讲话。”说完她带头鼓起掌来,女兵们也跟着她鼓起了掌。

  最初的惊吓过去之后,庞大山偷偷地打量了一下正在对着那十几个女兵讲话的胡文君。她今天穿的也是娘子军连的新式军装,扎着武装带,挎着驳壳枪,显得特别精神。庞大山不知道政治部的宣传处长是个什么官,说不定庞连长都得听她的。这下子可怎么办?她要是知道我隐藏在娘子军连里,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其实是庞大山多虑了。胡文君虽然去过几次庞家村,还发掘出了庞老三这个土改积极分子,可是她根本就不认识庞大山这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每次村民开会时人都挺多的,那些土里土气的农民在她看来都差不多。庞大山又不怎么说话,那就更难引起她的注意了。只有像庞老三那种能说会道的人才她才看得上眼。那天庞琼花和梁红梅擅自做主带走庞大山令她很不高兴,但是这并不是针对庞大山个人的。

  庞老三和庞家村的另外两个农会骨干无缘无故地失踪了,这倒是一件怪事儿。为此她亲自去庞家村了解了一下情况。结果发现庞老三这个人在村子里的名声很不好,村民们都说他好吃懒做,还喜欢欺负老实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地痞流氓。那个差一点被她枪毙了的庞大山反倒深得村民们的拥戴,有不少人都为他说好话。

  原来她准备去向上级组织告庞琼花的状,说她包庇坏人,现在只好放弃了。不过她的自尊心很强,即使做错了事也不会主动承认的,何况她心里还有着其它的想法和打算。

  胡文君口若悬河地对着二班的战士们讲了一通话,然后挥了挥手让张班长带着她们离开了。她自己在河边坐了下来,看着远去的女兵们在琢磨自己的心事。夏主任刚刚接任了中共海南前委书记一职,他马上把自己的亲信胡文君安插到独立师担任政治部的宣传处长。宣传处长并没有多大的权力,不过夏书记说了,她的职务是暂时的。前委马上要组建保卫处,到时候他会让她去担任保卫处长。他交代她,从现在开始就要暗中查访,把隐藏在革命队伍中的托派分子和特务们都给揪出来。他特别提到了新成立的红色娘子军连。

  胡文君知道夏书记一直跟冯师长不和,而庞琼花则是冯师长的亲信。简单地说,她的具体任务就是要把庞琼花给扳倒,最好能牵连到冯师长。眼前的这个七班长王莲香是她的表妹,但是在娘子军连里没有人知道她们的这一层关系。她准备让王莲香当她的密探,暗中打探庞连长的秘密,最好能找到她参与托派活动的真凭实据。

  “七班长,最近一段时间庞连长有些什么可疑的动作?说过什么对上级不满的话?”等张二娘她们走远了,胡文君开口问她表妹。“别的倒没什么,就是她和通讯员小庞特别亲近。那小庞才十四岁,他和庞连长一天到晚形影不离。”

  “这个庞琼花,她对上级从来就不知道尊重。夏书记怀疑她是个隐藏的托派分子。你要多接近她,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情况立刻来向我报告。那个通讯员小庞,你也要想办法了解一下,看能不能从他身上打开缺口。”她向王莲香布置了任务。

  “是的,表姐。”

  “记住,咱们俩的关系不能泄露出去。以后在任何场合都不要叫我表姐,要叫胡处长。”

  “是的,表姐。哦,不,胡处长!”

  胡文君看着清清的河水,忽然她也想下河去洗一洗。她吩咐王莲香,叫她回连队驻地去给她拿一套换洗的军装来。她平时很爱干净,每次洗澡后都得换衣服,不然就浑身不得劲儿。

  王莲香走后,她似乎等不及了。她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先把武装带和驳壳枪从腰里解了下来放到一旁,然后脱光了衣服一步一步地走到河里。现在她离庞大山藏身的地方很近,只有十几步远。

  庞大山偷听了她和王莲香说的话,心里吃惊不已。他虽然远不如儿子那么聪明,但是她们话里的意思还是听得懂的。这个胡处长想要对庞连长不利,七班长王莲香是她的密探!庞连长可是他庞大山的救命恩人哪,他决不允许有人要伤害她。

  他看着正在河里洗澡的胡文君,忽然想到了儿子悄悄地干掉庞老三的事情。一个大胆的念头掠过他的脑海:要不我现在就把她摁到水里淹死,以绝后患?现在周围没有人,胡文君浑身一丝不挂,她的枪放在老远的岸边,对庞大山不构成任何威胁。

  但是庞大山毕竟是个老实人,从来没有杀过人,更别说杀女人了。难道就这么放过这个要对庞连长不利的女人?庞大山正在左右为难,胡文君那边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呻吟。

  胡文君是在大城市里长大的,个性很开放。十六岁时她就和她的一个表哥有了肉体上的关系。后来她离家出走参加革命,接触的大部分革命同志都是男性的。当时的革命者中有不少人信奉的是“杯水主义”,就是把性爱看得跟喝杯水一样随便。她在耳濡目染之下和不少革命同志都发生过亲密的关系。

  后来她被共产党的广东省委派来海南搞土改,每天打交道的大都是些目不识丁的农民,她实在看不上他们。她性欲得不到满足,时间长了忍得比较辛苦。不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渐渐地她发现自己竟然被那个粗鄙不堪的庞老三所吸引,觉得很不可思议。

  庞老三长得很俗气,整天胡子拉碴的,脸好像也没洗干净。可是她发觉,他对自己彷佛有一种魔力,连他身上浓重的汗臭和他那一口被烟熏成金黄色的大牙都没有把她给吓跑。她可是个有洁癖的女人啊。

  可以看得出来,庞老三对她也是很有兴趣的。有一次他给她的工作组带路去一个边远的山村招开村民大会,走在山路上她可以感觉到他的胳膊有意无意地在触碰她的乳房和臀部。她装作没发现,心里却希望他能更大胆一点儿。

  那天夜里她梦见了庞老三来强J她:他先是淫笑着剥光了她的衣服,狠狠地打她的屁股,接着用他胯下那根又粗又黑的鸡巴来捅她,把她捅得淫水四溅,简直舒服极了。她以前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是个如此下贱淫荡的女人。

  可惜庞老三后来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这让她非常沮丧。

  胡文君坐在水里的一块石头上用手在自己的乳头和阴蒂上轻轻地抚摸着,一边呻吟一边做着白日梦,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当然也没有发现已经悄悄地摸到了她身后的庞大山。

  庞大山好不容易狠下心来,准备对这个女人动手了。他向她白嫩纤细的脖子伸出了他粗壮的手臂。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一条水蛇从胡文君前面不到三尺的地方游过。她平生最怕的就是蛇,见了这条水蛇她吓得“妈呀”一声,身子往后倒去。

  庞大山下意识地张开两臂接住了胡文君倒下来的身子。只见她两眼紧闭,已经被那条水蛇给吓得晕了过去。庞大山抱着她赤裸裸滑溜溜的身子,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全身象是一堆干柴被点着了,腾腾地燃烧起来。

  他踉踉跄跄地抱着她走到岸边,把她放到河边的草丛上,自己跟着也扑倒在了她的身上。现在她白嫩的乳房离他的嘴只有几寸远,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张嘴含住了她的乳头吸允起来。她的身子动了一下,光溜溜的大腿碰到了他硬邦邦的鸡巴。

  庞大山刚才就被那帮女兵们撩拨得浑身难受死了,现在他的欲火又一次被点燃,使得他失去了理智。他把牙一咬,伸手从草丛里拿起胡文君脱下的军裤,罩在她头上,把她的整个头都包了起来,再把皮带扎紧。然后他分开她的两腿,身子往前用力一挺。“噗哧”一声,他的鸡巴捅进了她下面那个滑溜溜粉嫩嫩的肉洞。紧接着他趴在这个赤裸的女人身体上,撅着屁股用力耸动起来。

  这时胡文君已经醒过来了,发现一个强壮的男人正压在她身上使劲儿地肏她。她的头脸都被衣服蒙住了,看不见他的模样。她伸手想拉开头上蒙着的军裤,却被那个男人抓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捏,痛得她大叫一声。

  那男人拧住她的手臂把她的身子反转过来,另一只手用力打在了她屁股上,“啪啪啪”地一连打了七八下。打得她的两瓣屁股火辣辣地痛,眼泪也流了出来。她吓得老实了,不敢再挣扎。这时他开始从后面肏他,那根粗大的鸡巴将她捅得淫水直流。

  她想起了前段时间庞老三在路边撒尿,她瞥见了他的大鸡巴。现在这个男人的鸡巴恐怕跟庞老三的一样粗。她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从他的猛烈的动作里感觉得到他的身体强壮得像一头公牛。他身上的汗珠四处飞溅,她的舌头碰到了被汗水弄湿的军裤,味道是咸咸的。她觉得自己的高潮就要来临了,身子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他的节奏抖动起来。庞大山加快了速度,一阵猛插,最后大叫一声,把许多天的积蓄全部射进了她的体内。

  等到胡文君的头脑完全清醒过来时,庞大山已经离开了。他走之前把她的内裤撕成条,将她的两只手紧紧地绑在身后,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挣脱开。等她扯下蒙在她头上的军裤时,那个强J她的强壮男人早已走得不见了影儿。

  她发现自己的武装带和驳壳枪还留在草丛里没有被拿走。因此她断定那个男人可能就是赤峰寨的村民,因见她一个女人独自在河里洗澡,这才色心大起,将她强J了。

  这件事传出去可不好听,胡文君赶紧穿好衣服裤子,急匆匆地往女兵连的驻地走去。半路上她碰上了前来给她送换洗衣服的王莲香,她因为庞连长召集几个排长班长开会而耽搁了。胡文君不愿提起刚才的事,只说自己改了主意,不想洗澡了。

  王莲香注意到胡处长的军服皱巴巴的,上面沾了不少泥。另外她走路的姿势也怪怪的。她的脸色忽红忽白,心情好像不是太好,王莲香也不敢多问。

  第3节:残酷的党内斗争

  庞大山晚饭后找到了儿子庞小虎,把他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跟他说赤峰寨新来了一个胡处长,就是那个要枪毙他的胡委员。胡处长暗地里要对他和庞连长不利,还有七班长王莲香是胡处长的密探,等等。他心里很为小虎和庞连长担心。他告诉小虎这件事是要让他心里有数,早想办法,免得到时候吃亏。

  可恨他自己心太软,没有对那个姓胡的女人下手,要不这事儿就不用小虎来操心了。

  庞小虎觉得有点儿奇怪,他爹庞大山是个老实人,这么机密事情怎么就让他给探听到了?他开始盘问庞大山,要他说出详细情况: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在什么地方,在场的还有谁,等等。

  庞大山不会撒谎,虽然他极不愿意将实情对儿子说出来,可是挡不住庞小虎的三言两语,很快他就把所有细节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包括他爹爹偷看了一大群女兵们在河里洗澡,还有他后来阴错阳差之下强J了胡文君的事情。

  小虎陷入了沉思。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党内路线斗争了。说实话,中国历史上因为政见不同或者权力之争而被迫害乃至被杀头的忠臣良将仁人志士数不胜数,其中最为冤枉恐怕要数那些被自己的“组织”所清洗的共产党人了。

  被昏君贪官或者汉J卖国贼迫害致死的人在历史上还能留下一个好名声,受到后人的爱戴和敬仰。那些被“组织”清洗的共产党人则要倒霉得多,不少人沉冤难雪,甚至被自己的亲人们所唾弃。即使是那些死后被平反昭雪的人,他们活着的后人还必须痛哭流涕地感谢“组织”。因为“组织”这个词被赋予了极为抽象的定义,它是永远不可能犯错误的,组织上的人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庞小虎想尽力改变历史。他决不愿意眼看着他的黑缨大姐陷入后世历史书中所描述的那几种悲惨的命运。庞琼花曾经告诉过他,将黑缨会改编为红军是她和独立师冯师长一手促成的。冯师长名叫冯怀钰,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小虎记得他在后世几乎成了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可惜他后来在共产党内部的政治斗争中没有站对位置,被打成了反党分子。

  如果冯师长在这次党内的路线斗争中失败,那么作为他的亲信,庞琼花和梁红梅都不会有好的结果。小虎下了决心,要竭尽全力使冯师长成为党内斗争中的胜利者。现在他还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达到这个目的,他甚至连冯师长长得什么样儿都不知道。但是为了改变他的黑缨大姐的命运,他不能被动地等待,有机会他一定要去和这个冯师长见一面,当面谈一谈。

  庞大山满脸通红地站在小虎身边。他因为受不了诱惑而搞了那个坏女人胡文君,心里很愧疚,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妻子王玉梅,还有小虎和其它的孩子们。小虎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爹,没关系,那个坏女人本来就欠肏。”接着他又说:“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娘的。”

  庞大山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去睡觉去了。现在庞小虎在各方面看都不像是他的儿子,倒像是他的大哥。他对庞小虎说的每句话都完全照办,心里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胡文君这次是以检查各个连队的政治宣传工作的名义到娘子军连来的。虽然庞连长和梁副连长表面上对她很客气,但是她知道她们心里头对她是极为抵触的。说到底她们都是冯怀钰的人,跟前委的夏书记不是一条心。而胡文君自己则是夏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

  胡文君首先宣布了前委和独立师的命令:梁红梅副连长立即赶回师部报道,接手筹建红色娘子军第二连的工作。庞琼花没有料到上级会下这么个命令,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和梁副连长在感情上亲如姐妹,在工作上配合得天衣无缝,一下子要分开来,这让她感觉很不适应。

  梁红梅也很吃惊,心里也不想和庞琼花分开。不过,她首先是一个忠诚的共产党人和坚定的革命战士。她马上表示服从上级的命令。在向胡处长敬了一个军礼之后她就去收拾行装去了。胡文君心里暗自得意:这下子可把你们这一对搭档给拆散了,等以后有机会再一个一个地收拾你们!

  娘子军连最近一段时间名声很大。她们协助各个村子里的农民兄弟打土豪分田地,帮助建立地方党组织,各项工作都干得红红火火的。特别是她们自己设计的军服,既漂亮又威武,胡文君一见就喜欢得不得了,马上让政治部出面给自己也弄来了两套。还有她们自编的娘子军军歌,歌词和曲子都写得非常好,学起来也容易。连远在江西的中央苏区的领导同志们都给震住了。他们给前委来信,建议把红色娘子军连扩充成一个营,并提拔庞琼花和梁红梅,由她们担任正副营长。

  前委夏书记非常想把这一件大功劳算到自己头上。他在前委会议上说,现在将娘子军连扩充成营的条件还不成熟,主要是干部的配置和武器弹药都不充足。他主张暂时先筹建红色娘子军第二连,抽调梁红梅副连长负责此事。会后他派自己的亲信胡文君马上以检查工作为名到娘子军连去熟悉那里的情况。他打算等娘子军扩充成一个营后,由他的亲信胡文君来担任营长,掌握住这支独一无二的妇女武装。

  终于到了小虎必须离开娘子军连的时候了。他很舍不得他的黑缨大姐,想留在这里跟她多亲近两天。可是庞琼花坚持让他马上离开。现在胡文君整天呆在娘子军连不走,她害怕小虎的真实身份被暴露出来。要是胡文君知道通讯员小庞就是南德昌的管事庞小虎,她是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胡文君现在是独立师政治部的宣传处长,官阶比庞琼花这个连长还大,她身后又有夏书记撑腰,到时候冲突起来可能连冯师长都无法支持她。庞琼花在心里是很赞同共产党的主张的。冯怀钰和梁红梅是她的入党介绍人,她对着党旗宣过誓。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不愿意脱离红军再次成为土匪的。思前想后,她决定马上把小虎送走,免得夜长梦多。

  她安排自己的亲信李铁妞和胡翠萍两人去送小虎,嘱咐她们一定要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回来。果不其然,庞小虎和李铁妞他们前脚刚走,胡处长就来连部找她,说她要亲自审查一下这个新来的通讯员小庞。

  胡处长说政治部已经从独立师的其它部队里揪出了几个混进革命队伍里来的特务和托派分子,现在全师正在开展大规模的清查反革命的活动,红色娘子军连也不能例外。据她所知,通讯员小庞是最近才加入红色娘子军的,他的背景不是太清楚。这样的人更应该仔细地加以审查。

  庞琼花不动声色地对她说:“对不起,胡处长。我已经派小庞和其它两位同志去敌后侦察去了。最近有传言,驻扎在离这里不远的中央军第三十九师三七八团有可能到我们这里来清剿。我们必须提前掌握一切可能的情报,这是冯师长亲自下的命令。”说完她把冯师长的命令递给胡文君看。

  胡文君仔细看了一下,挑不出什么毛病来。那命令上确实说了要加强对敌情的侦察。她不是太懂军事,不知道几乎每道师部来的命令上都有类似的话。她不死心,想派人把小庞给追回来。她找到七班长王莲香,让她带几个人马上出发去把小庞抓回来。

  可是王莲香却在心里迟疑不决。她见过庞连长是怎么处置不听她命令的部下的,她可不想去触那个霉头。再说了,士兵中有传言说小庞是连长的心上人,想找他的麻烦是不是活得不耐烦啦?

  胡文君见她磨磨蹭蹭的,知道她是害怕庞琼花,气得骂了她几句,只好作罢。她的官阶虽然比庞连长高,但是她只是下来视察工作的,并没有权力直接给庞连长手下的士兵下命令。

  胡文君不相信通讯员小庞真的是被派去侦查敌情去了,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鬼。庞琼花出身土匪,黑缨会被编入红军是她和冯怀钰一起策划的,从那以后她就成了冯师长的亲信。对于黑缨会以前的“劣迹”胡文君早有所闻,她很看不起像庞琼花这样的江湖女子,认为她参加革命的动机不纯。对于这种投机分子,最好的处理办法是赶快将她清除出革命队伍。

  据说庞琼花当土匪时救过冯怀钰的命,他们打得火热,很难说他们之间没有过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胡文君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庞琼花虽然长得不如自己,脸上还因为那道伤疤破了相,但是胡文君不得不承认她对男人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胡文君好几次发现庞琼花去师部开会时那些男性军官和干部们都喜欢围着她转,这令一贯以美貌自负的胡文君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冯师长在海南是个传奇式的英雄。胡文君的父兄都是国民党里的高官,他们在言谈中都对冯怀钰这个共产党人很是佩服,这使得当时还是个中学生的胡文君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参加革命她后终于见到了冯师长,马上被他的迷人风度和豪爽气魄所折服,经常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去接近他。无奈冯师长对她好像一点儿好感也没有,跟她谈话时从来都是公事公办,不涉及私人感情。

  冯师长已经结婚了,他的夫人周大姐也是一位极受尊敬的革命者。冯师长跟其它的女同志们都相处得很融洽,经常在一起谈笑风生。可是只要胡文君一加入进来,热烈的场面就会冷下来。这使得胡文君的自尊心很受伤。

  她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因为她自己为人傲慢,尖酸刻薄,缺乏同情心,不善于处理和其它女性同志之间的关系而造成的。反而认为这是其它的女同志们嫉妒她,故意要跟她过不去。她开始憎恨那些跟冯师长关系比较好的女人,特别是庞琼花和梁红梅两人。

  后来胡文君认识了广东省委派来指导工作的夏主任。夏主任在苏联留过学,懂得很多高深的革命理论。不久之后他被上级任命为海南前委书记,成了冯师长的顶头上司。原来在根据地混得不怎么样的胡文君马上就开始向夏书记靠拢了,除了向他表示忠心,还尽心尽力地照顾他的私生活,没多久她就成了夏书记最为信任的人。夏书记让她负责好几个县的农民运动,后来又将她提拔到独立师政治部担任宣传处长。

  夏书记这个人理论水平高,口才好,组织能力也强。可惜他整天除了革命工作其它的什么都不去想,这让胡文君感到有些憋屈,再怎么说她也是根据地有名的大美人之一啊。听说他结过婚,但是她从来没有见过也没听他提到过他的夫人。夏书记为人很严肃,批评起下级来丝毫不讲情面,胡文君不敢去向他打听这些私事。

  夏书记已经跟胡文君交过底,说冯怀钰不是个托派分子就是个托派的同情者,这样的人必须尽快拿下。庞琼花的情况更为复杂,她有可能是混进革命队伍里的反革命特务分子。胡文君内心深处虽然对冯师长还有点儿余情难断,对庞琼花她是一点儿都不同情的,完全赞成将她清洗出革命队伍。

  第4节:大祸临头

  已经深夜了,胡文君躺在床上还在想着怎么把庞琼花给搞倒的事儿。她这么积极地对付庞琼花,除了嫉妒之外,也是为了向夏书记表功,完成他交下来的任务。夏书记曾经神秘地跟她透露过,说他是党中央的一位大领导派来的。他在莫斯科时参加过共产国际的培训班,专门学习过怎么对付那些暗藏的敌特分子。

  夜里很闷热,蚊子又多,胡文君好长时间都无法入睡。于是她爬起来穿好衣服挎好驳壳枪,准备到外面走一圈。

  “报告胡处长,没有发现情况,一切正常!”经过岗哨时,一个哨兵向她立正报告。她向哨兵挥了挥手,继续沿着连队的营房往前走去。

  胡文君这个人还是很有一些小聪明的。来到娘子军连只呆了这么十几天的工夫,她就把各项军事技术以及怎样带兵怎么安排后勤等等学了个七七八八。她既有学问又能说会道,那些女兵们对她不敢不尊敬。班长排长们对她更是又敬又怕,因为她的官阶比庞连长要高好几级。

  走了一大圈之后,胡文君感觉有些困了,准备回屋里去睡觉。忽然,她听见路旁的连队厨房里传来轻轻的说话声。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她悄悄地来到了厨房的窗口下面,蹲在那里偷听。

  “庞大哥,这是我特地给你烤的白面馒头,快趁热吃了吧。”说话的是那个叫文小翠的女兵,她是连里炊事班的战士。每天开饭时都是由她来分发饭菜,所以连里没有不认识她的人。

  文小翠的个子比较瘦小,看起来不过十五岁。其实她已经十八岁了,正是少女情窦初开的年龄。她看上身强体壮的庞大山了。文小翠十二岁时就父母双亡,家里又没有兄弟姊妹,成了无依无靠的人。她的一个堂叔要逼着她给自己的傻儿子当媳妇。正巧赶上庞琼花的黑缨会路过她的村庄,她毫不犹豫地跑出家门加入了黑缨会。娘子军连的一大半人都是最近一年才参军的,算起来她已经是一名老战士了。

  文小翠平时比较害羞,今晚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去把已经睡下的庞大山叫到厨房里来的。因为她过去好几次私下里给庞大山塞吃的,还帮他洗衣服,他早就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心思了,不过却不知该怎么拒绝她。今天傍晚时她大大方方地来找他,他还以为是庞连长找他有事情商量呢。

  “文家妹子,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可是我早就娶了妻子,已经有了六个孩子。我的大女儿比你年纪都大……

  “庞大山手里攥着热乎乎香喷喷的烤馒头,对已经贴近他身子的文小翠说道。他觉得这事太离奇,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小姑娘喜欢上的呢?内心深处他却不免有些得意,胯下的庞然大物也开始有了反应。

  “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我的庞大哥……

  “文小翠把自己的头埋在庞大山结实的胸脯里,红着脸小声说道。她的两臂已经紧紧地抱住他粗壮的腰身了。渐渐地,她感觉到庞大山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他有力的大手已经抚上了她小巧柔嫩的胸脯。

  “啊……”她嘴里发出低低的一声销魂的呻吟。庞大山身上的汗味儿和烟草味儿混合在一起,特别让小翠这样的女孩子着迷。

  庞大山的欲火被勾起来了。文小翠长得一般,脸上还有一些雀斑,但是怎么说她也是个黄花闺女。庞大山虽然是个老实人,但是他实在无法拒绝这个送上门来的大姑娘。他既然连胡处长都肏过了,而且还是强J的,对自动向他投怀送抱的小女孩当然也就不会有什么顾虑了。他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文小翠和他自己的衣服,然后开始用一双粗糙的大手抚摸揉捏着她的身子。

  文小翠一边喘息一边用嘴贪婪地舔允着他宽大的胸脯,她的乳房和屁股被他捏得都变了形,她的胯下也变得湿淋淋的了。是时候了,庞大山抱住她,下身往前用力一挺,他的大鸡巴插进了她的嫩穴。

  他心里有点儿奇怪,文小翠一看就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她怎么能忍得住痛得不叫出声来?紧接着他的胸部传来一阵剧痛,原来她在他那里狠狠地咬了一口。

  自从那天糊里糊涂地强J了胡文君之后,庞大山就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淫思邪想了。不单是夜里做梦,连白天干活时他也经常走神想女人,而且几乎一大半的时间他所想的女人都不是自己的妻子王玉梅。每次听见那些女兵们的歌声,他都会精神亢奋,干活更加卖力。这下子可苦了另外那些被抓来干活的人,他们总是跟不上庞大山的速度,又不敢说他,只能在背地里埋怨诅咒他。

  有的女兵可能是存心要捉弄他,经常和他擦身而过。个别胆子大的会伸手在他身上摸一把,还说些暧昧的话来挑逗他。可惜庞大山的嘴太笨,不知该怎么应对,只能在她们的笑声中红着脸躲开。每当这种时候他都特别羡慕儿子庞小虎,他要是有儿子十分之一的机灵劲儿就好了。

  凭着直觉庞大山发现了儿子和庞连长的关系不一般,他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绵绵情意。他丝毫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儿,因为他早就放弃猜测儿子的心思了。儿子不是一般人,他干什么都有他自己的道理。况且他对庞琼花的印象很好,也很感激她的救命之恩。她也一直都把庞大山当成她最亲的亲人一样对待的。

  胡文君躲在窗外偷听。屋里传来了咿咿呀呀呀的声音,像是那对男女身下的木头桌子发出来的,还伴随着亲嘴声和喘息声。她从窗子外往里看,发现里面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强壮男人和那个炊事班的小女兵赤裸裸地抱在一起。

  那个男人她觉得有点儿面熟,好像是被抓来给娘子军连干活的苦力之一。胡文君有好几次路过他们的工地,其它的几个男人要么年纪偏大要么身体瘦得像干柴,只有这个男人浑身充满了力量,她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她本想站出来大声呵斥,严肃地批评这种违反军纪有损红军声誉的行为,然后再把这一对犯事的男女抓起来从严惩处。可是屋里传出来的男女交合的声音对她太有诱惑力了,她不由得两腿发软,喉咙干燥,心跳也在加快,像中了魔一样瘫软在地上。她伸手到两腿间一摸,那里早已变成一片汪洋了。她情不自禁地将手指深深地插入自己的肉穴里面,并随着屋里两人的节奏来回动了起来。

  自从上次在河边被强J之后,她经常回味那个男人粗大的鸡巴捅进自己身体里的那种销魂的感觉,如果可能的话她真想再来那么一次!一直等到屋子里的男女办完事以后,胡文君的头脑才完全清醒过来。这时屋里人的对话又一次引起了她的注意。

  “小翠,你是怎么知道我不姓潘而是姓庞的?”庞大山问道。

  “嘻嘻,我是无意中听庞连长和梁副连长说的。我还知道你是通讯员小庞的亲爹呢。你儿子的名字也不叫庞小牛,而叫庞小虎。”小翠不无得意地回答道。

  “你,你千万不能对别人说这些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有人要害我,庞连长为了救我才暂时收留我在这里的。”庞大山叮嘱她道。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我怎么能害我最亲爱的庞大哥呢,哦,不对,是潘大哥。”小翠一边踮起脚亲着庞大山的脸,一边说道。

  “你在外人面前还是叫我大叔吧,不然他们会起疑心的。”

  “好的,只要你和我好,让我叫你亲爹都行!”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庞大山当成了属于她的男人,忘了他不但有妻子还有一大群儿女这回事了。

  窗外的胡文君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家伙就是差一点儿被自己枪毙了的庞大山,是南德昌的狗腿子庞小虎的亲爹!看来庞琼花还真是个暗藏的敌特分子,庞小虎一定就是她的联络人。庞家村的农会主席庞老三失踪的事可能也跟她脱不了干系,有很大可能是被她下毒手干掉了。这么说来,她的后台冯师长八成也有问题,夏书记猜测的一点儿都不错!

  胡文君心中一阵狂喜,这下子总算能完成夏书记布置的任务了。庞琼花啊庞琼花,我叫你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一次你就算不死我也要让你脱一层皮!

  她在心里迅速分析了眼下的情况:自己在娘子军连里的力量不够,那些班长排长除了王莲香之外都是庞琼花的老人,不会听她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不要打草惊蛇,要马上回前委去向夏书记报告这一重要发现。然后由前委派专人来处理此事,争取将全部暗藏的反革命分子们一网打尽。

  想到此,胡文君再也没心思继续偷听庞大山和文小翠之间的卿卿我我了。她站起身来,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