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baiqiang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永久域名www.rihan22.com。
返回

红色穿越  第12章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3 01:11:43

  胡翠萍虽然长得清秀可人,她最初给小虎的印象却是阴冷凶狠,以至于他一见到她就浑身不舒服。当然,现在他对她的感观不一样了。他觉得胡翠萍可能是以前受过什么刺激和伤害,使得她特别痛恨男人。当然,她也有可能是天生的同性恋。庞琼花跟小虎说起过,胡翠萍在战场上非常玩命,曾多次负伤。她既勇猛无畏又心细如发,庞琼花对她极为放心,经常带她在身边做自己的卫兵。

  小虎不禁回想起庞琼花和他的几次野外偷情,都是胡翠萍在一旁替他们站岗放哨。要说整个娘子军连里最美的女人那肯定是梁红梅了,她的性格也好,豪爽大方又不失温柔体贴,让人如沐春风。不过,一般的男人面对她可能会自惭形秽,望而却步。因为她确实太出众了,仿佛是一位不容亵渎的女神。论容貌胡翠萍应该是娘子军连里的第二美女,她长得比较秀气,像是个小家碧玉。她和李铁妞两人凑成了一对儿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庞兄弟,你等一下。我想跟你说个要紧的事儿。”李铁妞在小虎背后叫道。

  他们正走在深山老林里,虽说是大白天,周围却是静悄悄的,除了他们三人之外看不见一个人影儿。李铁妞走过来拽着小虎的胳膊领着他来到一个小溪边,这里有一块光滑的大石头,还有习习凉风,吹在脸上很舒服。小虎回头一看,胡翠萍已经不见影了。

  李铁妞拉着小虎在石头上坐下,却吞吞吐吐地不知如何开口。“我说铁妞,你怎么也变得婆婆妈妈的啦?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只要是我庞小虎能办得到的我绝不会推辞。”他开口说道。

  “庞兄弟,这事儿你或许能帮上忙,可就是说来话长。”李铁妞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最后下了决心,对小虎开口道:“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想请你给咱家翠萍看一看。”

  “翠萍她病啦?我怎么看不出来她像是有病的样子?”小虎有些奇怪。

  “她没病。只是,她跟一般女人不一样。她是……是个阴阳人。我们乡下骂人的话叫妖精拐子。”

  “阴阳人?”小虎尽量不露出吃惊的表情,心里却在琢磨:莫非胡翠萍她是个人妖?据他所知,后世的那些人妖都不是天生的,必须经常服用或者注射雌性激素。在这个时代根本就不可能有这种雌性激素这种东西供人使用。

  “唉,我也说不清楚,你得亲眼看一下才明白。翠萍!翠萍!”李铁妞喊胡翠萍过来,但是半天没人答应。“她这是害羞呢。”李铁妞对小虎嘀咕了一句,起身跑到离他们五六米远的一个树丛后面将胡翠萍连拉带抱地弄了出来。

  小虎刚才一直在观察周围,没有发现胡翠萍的踪影。没想到她就藏在身边这么近的地方,看来她真的很适合当保镖或者刺客,怪不得黑缨大姐到哪儿都喜欢带着她。

  不过现在这个大刺客却一点儿也没有让人觉得危险。她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抬头看小虎。她穿着第二套娘子军军装,身上的许多地方遮掩不住。在小虎的注视之下,她不但脸红了,就连脖颈和胸部都红了。

  “翠萍,来,乖,听话。快把裤子脱了让庞兄弟给你看看。”李铁妞像哄小孩那样哄着她,一边用手把她按在草地上,一边给她脱裤子。

  胡翠萍脱下裤子后小虎往她两腿间看了一眼,马上就知道她不是人妖,而是所谓的双性人。他在后世妈妈工作的医院里见过几个人妖,“她”们从生殖器上看明显是男性。胡翠萍有着完整的女性生殖器,只是她阴道的上方长着一条小小的阴茎,只有一寸来长,没有正常男人的睾丸。

  小虎后世在网上见过许多女子健美运动员的阴部的裸体照片。她们中有的人因为长期服用雄性激素,阴蒂变得特别肥大,看起来有点儿像男人的阴茎。不过胡翠萍那里长的显然不是阴蒂,而是货真价实的阴茎。

  她的阴部比较光洁,毛很少,几乎是个白虎。她的那根小阴茎的颜色很浅,和周围皮肤的颜色差不多,不盯着她那里仔细看的话很容易把它给忽略了。

  李铁妞给小虎简要地讲了讲胡翠萍的身世。胡翠萍生于一个商人之家,从小衣食无忧。她父亲娶了两房妻子,她是二夫人生的唯一一个孩子。她出生以后她母亲千方百计地想隐瞒住她生理上的畸形,可是最终还是被人发现了。

  这下子家族里的人都把她当成妖精和怪物,她的亲生父亲和几个兄弟姊妹们也都嫌弃她,认为她是家族的耻辱。就连他父亲生意上遇到了一些小挫折,也会被认为是她带来的晦气。因为这件事带来的羞辱,她从小就养成了孤僻的性格,不愿与任何人交往。一直长到八岁她几乎从来没有走出过胡家的大院。

  她母亲因为生了她而长期心情抑郁,痛苦不堪,终于在她七岁那年上吊自杀了。失去母亲后的第二年胡翠萍独自一人离家出走,在外面乞讨流浪了一年多,后来她被一个走江湖的杂耍艺人收为养女。那个老艺人对她很不错,教给了她不少安身立命的本事。她的身体天生柔软,很适合表演杂技。她和养父一起穿州过府,靠着在大街上表演杂耍来挣钱糊口。

  她十六岁那年,有一天她和养父正在一个热闹的集市上表演。几个当地的流氓地痞前来捣乱。争执当中她养父被人推倒,头磕在一块大石头上,血流满地。养父那时已经年近七十,身体一直不好。这一次因流血过多抢救不过来,当晚就死了。至于那几个地痞,他们早就跑得没影了。

  胡翠萍埋葬了养父之后,化妆成男人打探了一个多月,终于找到了那几个地痞中为首的两个人。她用养父留下的一把匕首在他们每人身上各捅了七八刀,然后逃走了。从此后胡翠萍成了官府通缉的杀人犯。她东躲西藏了几个月后,碰巧遇见了庞琼花,加入了她的黑缨会。

  庞小虎听了胡翠萍的经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早就猜到胡翠萍有着不凡的人生故事。她和庞琼花李铁妞她们其实是同一类人,都是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的女人,十分值得同情。

  小虎让胡翠萍和李铁妞先等一下,他去小溪边洗了手。然后他开始仔细给她做检查。他用手触摸胡翠萍的阴茎和那周围的肌肤,边摸边问她的感觉,还问了她生理上的问题,包括来没来过月经,月经的频率,等等。他还掰开她的阴唇看了她的阴道内部,一切都很正常。他甚至问了她和李铁妞平时是怎么亲热的。

  小虎知道,像胡翠萍这种情况,在二十一世纪可能只需做一个简单的手术就能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以后想结婚生孩子应该都不是难事。可是在这个时代不具备那些条件,连染色体检查都没有办法做,消毒和麻醉的条件也不过关。小虎无法自己来给她做这种手术。那一次他给梁红梅动手术是迫不得已,是为了救她的命。他当然不能拿身体健康的胡翠萍来冒险。

  更为重要的是,她在心理上做好准备了吗?她从小就是这个样子,为此受尽了鄙视,吃了数不清的苦头。若是一下子变成正常的女人,恐怕会对她心理上造成严重的冲击,后果很难预料。就算要动手术,也应该请专业的心理医师先做长期的心理辅导。这些在目前都是不太可能的。

  李铁妞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她为人很好,对胡翠萍的感情也是很深的。小虎心里极不愿意去破坏她们的这种感情,更不愿意去拆散她们。她们两个在一起互相体贴互相照顾,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庞小虎耐心地向胡翠萍和李铁妞普及了许多有关双性人和同性恋的科学知识,他的主要目的是帮助胡翠萍从自卑中解脱出来。为了她们两人的幸福,他还向她们讲了一些他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女同性恋之间的性爱技巧。

  说来好笑,她们两个这些年来完全是靠自己在黑暗中摸索,除了互相亲嘴,就是用手在对方的身体上摸摸捏捏。胡翠萍因为对自己的阴茎有着很严重的自卑感和羞耻心,她从来不让李铁妞用手去碰她的那里。小虎却知道她的阴茎是可以兴奋的。刚才他摸她那里时,她那根小肉棍立刻就变粗变硬了,长度也快达到了一寸半。它完全可以给李铁妞和她自己带来极大的快感。

  他把李铁妞拉到一边,告诉以后两人一起亲热时她可以去试着爱抚胡翠萍的小鸡鸡,这样会让她们两人都极为舒服的。可是李铁妞听了直摇头,说她上一次趁胡翠萍睡着时用手摸了她那里,结果把她弄醒了,她大哭了一场,一连好几天都不理她。李铁妞吓得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小虎没想到李铁妞竟是个如此温柔体贴的人。他告诉她说,那个地方第一次被其它人碰是有一点不适,可能是她用的力稍微大了一点儿。以后要多加小心,最好先用舌头舔,用嘴吸。胡翠萍她应该会慢慢地习惯的。

  李铁妞一听就来了劲儿,撇下小虎,兴冲冲地要去找胡翠萍马上试一下。小虎笑了,站起身来避开她们,一个人走回到小溪边去洗手洗脸。

  半个小时后,李铁妞过来跟小虎说可以接着赶路了。小虎见她一脸的满足,胡翠萍站在她身边挽着她粗壮多毛的胳膊,眼睛里满含春意。看来她们俩刚才的一番亲密交流效果很好。为了不让她们尴尬,小虎一边走一边开始和她们聊起了别的话题。

  第2节:扩红

  到庞家村时,天已经黑了。小虎刚进家门就被扑上前来的二姐庞杏花和弟弟庞小豹给紧紧地抱住了,母亲王玉梅搂着庞小牛站在一旁抹眼泪,脸上却带着笑意。小虎给她们介绍了李铁妞和胡翠萍二人,王玉梅急忙去给客人倒水喝,庞杏花去厨房烧火做晚饭。

  小虎问怎么不见了三姐庞桂花?王玉梅告诉他,说今天早上村里来了扩红队(扩充红军工作队),在大张旗鼓地招收青年人入伍,他们不但收男兵也收女兵。庞桂花不顾母亲和姐姐的反对,和村里的其它几个女孩子们一起去看热闹去了。

  王玉梅还说,农会主席庞老三一个多月前失踪了,和他一起失踪的还有二狗子和老七两人。村民们已经选出了新的农会主席,新主席的为人不错,他媳妇出嫁前是王玉梅同一个村的好姐妹。现在王玉梅终于不用再害怕农会的人来骚扰她和她的两个女儿了。

  小虎听了点了点头。他没有告诉母亲庞老三已经被他杀了,怕她为此担惊受怕。他说爹爹庞大山已经被他的朋友保护了起来,再过一两个月等风声平静下来就可以回家了。为了安全起见,庞小虎只告诉王玉梅他把爹爹藏起来了,并没有说他就藏在娘子军连所在的赤峰山。否则王玉梅一定会拖儿带女地去找她丈夫的。

  他们大人说着话,两个小朋友庞小豹和庞小牛也没闲着。庞小豹搂住李铁妞的粗腰,伸手摆弄着她背着的步枪。庞小牛则爬到胡翠萍身上,坐在她的大腿上玩。他发现了胡翠萍鼓起来的胸部,虽然不如妈妈的大,但是也颇具规模。他忽然用手掀开她的军服,张嘴要去吃她的奶。

  胡翠萍措手不及,尖声叫了起来。王玉梅见了,急忙把小儿子从胡翠萍手里接了过去,解开自己的衣服把乳头塞进他的嘴里。小虎和李铁妞都乐得哈哈大笑,胡翠萍却羞得满脸通红。

  晚饭做好了,庞杏花把饭菜都端上桌子,还拿来了一坛自酿的米酒。只要有粮食,这山村里家家户户都会自己酿酒,这坛酒还是庞大山被抓走之前酿好的。一家人和李铁妞胡翠萍一起吃晚饭,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是亲情友情温暖着大家的心,这顿饭吃得畅快淋漓。

  刚吃完饭,听见有人敲门,是庞桂花回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军人,她就是被师部抽调回去组建红色娘子军第二连的梁红梅,她刚一回师部就马不停蹄地跟着扩红队出发了。她见庞小虎李铁妞还有胡翠萍都在这里,心里很吃惊,也很高兴。

  梁红梅组建红色娘子军第二连的工作进行得并不是太顺利。虽然有许多妇女和姑娘们来看热闹,但是真正愿意离开家门去当兵的人却没几个,就算敢去当兵,她们家里的人也不会放她们走。庞桂花是庞家村唯一一个报名当兵的女孩子。梁红梅很喜欢她,只是见她的年龄太小,就想来先和她的父母谈一谈。没想到她竟然是庞小虎的亲姐姐!

  一家人把梁红梅迎进了门,王玉梅给她和庞桂花都盛了饭,一边吃一边聊。

  说起庞桂花当兵的事儿,庞小虎心想:三姐的性格泼辣好动,平时一刻也闲不下来,说不定还真是块当兵的料。当兵虽然有生命危险,但是留在山村里最后恐怕只有嫁人一条出路。要是所嫁非人,她这一辈子也就给耽误了。

  于是他决定了,让庞杏花跟梁红梅走。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他就是再有能耐也无法把几个姐姐们都圈起来保护她们一辈子。王玉梅虽然舍不得女儿走,但是按照乡下的习俗,庞桂花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与其嫁给一个种地打猎的男人,辛苦操劳一辈子(像她自己一样),还不如让她跟着红军去外面闯一闯。再说这个家现在是庞小虎拿主意,既然他同意庞桂花去当兵,那就肯定没有错。

  刚才王玉梅一见梁红梅就眼睛一亮。她比梁红梅的年龄大不了多少,梁红梅穿着娘子军的军装既好看又威风(她还不知道那军装是她儿子设计的),她羡慕死了。要是红军早来个十几年,说不定她自己都想去当兵了。

  庞桂花见小虎和妈妈都同意她去当兵,高兴得跳起来抱住小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又去抱王玉梅。王玉梅伸手在她头上打了一下,说:“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真不放心你一个人出去乱闯。”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就这么决定了,明天一早庞桂花就跟着扩红队走。梁红梅心里很高兴:有了土生土长的庞桂花帮忙做宣传鼓动工作,这次肯定能完成扩军任务的。晚上梁红梅就住在小虎家,和李铁妞胡翠萍还有庞杏花庞桂花两姐妹挤在一个屋子里。床上根本睡不下,她们就在地下铺了厚厚的一层稻草睡,因为人多,挤在一起倒也暖和。小虎兄弟三人和妈妈王玉梅睡在另一间屋子里。

  第二天清早吃过早饭后,庞桂花高高兴兴地背上一个小布包,里面只装着换洗的一件兜肚和一条短裤衩(梁红梅说不用多带衣服,红军会发军装的),然后和梁红梅跟着扩红队一起出发了,一家人送她一直送到村口。

  庞桂花走后,李铁妞胡翠萍也向小虎告辞,她们要赶回娘子军连去向庞连长交差。她们很舍不得和小虎分别,眼睛都湿润了。要不是有王玉梅和庞杏花在一旁看着,她们肯定会抱着小虎大哭一场的。

  回到家之后,小虎跟母亲提起要带着她和孩子们一起去县城住上一段时间,他说大姐庞菊花很想念妈妈和弟弟妹妹们。王玉梅当然很高兴去,她也十分想念自己的大女儿,她们有两年多没见面了。两个弟弟听说要去县城,还能见到大姐,也高兴得又蹦又跳的。

  可是二姐庞杏花却不想去,她要留在家里。原因是这一段时间李万春的继父亲自跑来庞家村好几次,还带来了聘礼和大米熏肉作为礼物,恳求王玉梅把庞杏花嫁给自己的大儿子李福春。他说为了迎娶庞杏花,他们家已经给李福春盖好了新房子,还和他分了家。庞杏花嫁过去以后就单独和李福春过。他这么做是害怕王玉梅嫌他李家老老小小的人口太多,庞杏花嫁过去会受苦。

  庞杏花心里觉得李福春这个人还不错,愿意嫁给他。另外她上一次为救父亲欠了李家的情,虽然最后真正起了作用的是弟弟庞小虎,但是李家人也算是真心实意地出了一把力。她跟父亲庞大山一样,是个极为诚实的人,也很要面子。她坚持做人要讲信用,说话要算数。

  庞小虎本来对李家人的印象不是太好,觉得二姐嫁过去太吃亏了。可是庞杏花的性子也很倔,心里认准了的事很难说服她改过来。小虎想,也许二姐有她自己的福气。他原来想把二姐带到县城里去谋生,然后嫁一户好人家。但是二姐这人太实在,也许她就适合与质朴的乡下人一起生活,到了城里反倒会不适应。

  他跟母亲王玉梅商量,准备把上次埋在家里床底下的那一百块大洋全部拿出来给二姐当嫁妆,这样二姐嫁过去至少以后几年内生活上都不会有问题。至于父母这边,有他和大姐的接济,一家人的生活都会有保障的。王玉梅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这样的安排其实也很不错了,别说是庞家村,就是周围十里之内恐怕再没有第二家人能够一下子拿出一百块大洋来给女儿当嫁妆的了。小虎叮嘱家里人千万不要说出这一百块大洋的事儿,否则保不定又有人想打他家的主意,要来挖浮财了。

  王玉梅托人给李家人捎去了口信,同意把庞杏花嫁过去。李老爹高兴得手舞足蹈,说他早已经看好了日子,就是腊月初十,也就是五天之后。

  到了那一天,果然有一大帮李家村的人吹吹打打地前来迎娶庞杏花。本来这事儿要等庞大山这个当爹的回来,可是庞大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按照本地的习俗,十八岁的庞杏花已经算是个“老”姑娘了,再不出嫁就会有人说闲话了。

  好在庞杏花上次在李家村见到爹爹时已经跟他说了自己愿意嫁给李福春的事,庞大山也同意了。就这样庞杏花匆匆地嫁到李家村去了。临别时王玉梅搂着女儿千叮咛万嘱咐,看得站在一旁的小虎和小豹的眼睛红红的,心里酸酸的。只有小牛一个人不懂事,还在高兴得大喊大叫。

  几天后,王玉梅收拾好包裹,带着小豹小牛两个和庞小虎一起来到了县城。庞菊花终于见到了日夜想念的妈妈和弟弟们。庞小虎把母亲和两个弟弟安顿在县城里,自己赶回到椰林镇去见南老爷,这时距他离开椰林镇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南德昌虽然对他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有所不满,但是庞小虎早有准备。他把回乡后的所见所闻都向南德昌详细介绍了一遍,特别是涉及农民在农会领导下怎么分田分地分浮财的情况和还有一些关于红军的的传说。这些都是南老爷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让他吃惊不已。其实这些事情并没有多少情报价值,迟早都会传到椰林镇这边来的。

  南德昌心里对那些造反的穷光蛋们很不屑一顾。他是玉东县首屈一指的富户,自然不喜欢别人来革他的命。他向小虎问计,该怎么对付共产党和农民运动?小虎说:第一是要尽量跟中央军的长官们搞好关系,关键时刻请他们出兵保护。第二是联合本乡本地的富豪们,有事时互相支持。第三是壮大自己的武装,多买些枪支弹药以防万一,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舍不得花钱。

  其实南德昌一直就是这么做的,听了小虎的话,他心里更有底气了。小虎还特别跟他说了王家坳办农会失败的故事,南德昌心里马上就有了共鸣:这些泥腿子们如此胡闹,终究成不了大事。

  庞小虎不在府里时是张管事替他料理本该归他管的那些事情的,他特地去向张管事致谢,送了他一些从家里带来的山货:一只熏羊腿和两张狐狸皮。张管事很高兴,请他坐下喝茶。言谈间张管事拐弯抹角地向庞小虎暗示,说他姐夫老董替老爷经管的那间杂货店的账目不太清楚,恐怕会引起老爷的不满。

  庞小虎听后吃了一惊。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董义夫出事,恐怕会影响到他自己,还有大姐庞菊花。他急忙谢了张管事,从他那里告辞出来。

  第3节:夜闯尼姑庵

  他准备先去看望一下大奶奶师傅,然后再赶往县城去了解和处理姐夫董义夫的事情。谁知到了大奶奶的住处一看,早已人去屋空。不但大奶奶不在,连秀芝秀英两个服侍她的女佣也不见了踪影。他找到陈妈打听后才知道,大奶奶已经搬出府里,去慈念斋跟那里的住持静云居士做伴去了。

  小虎心里咯噔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碾碎了一般。他一直跟大奶奶很亲,现在她突然离家出走去跟一个尼姑做伴,他觉得失落得很。大奶奶这些年一直吃斋念佛,这一次她不会真的就去出家为尼了吧?他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去见大奶奶一面。尽管这时已经天黑了,他还是下决心要连夜去一趟慈念斋。

  慈念斋是这里方圆一百里唯一的一座尼姑庵,里面住有三十多个尼姑。那些尼姑中年纪最大的已经七十多了,最小的只有八九岁。慈念斋位于椰林镇附近的一座山上,离南府的直线距离虽说不到十里路,但都是极为难走的山路。这两天下雨,地上很滑。小虎在路上摔了好几跤,浑身都是泥水,幸好没有滚到山底下去。等到他好不容易赶到慈念斋时,已经是深夜了。

  他站在外面敲了很久的门,才有一个老尼姑开门走出来,问他道:“施主深夜到此,请问有何事?”

  小虎答道:“我姓庞,是专程来找我师傅的。烦请转告一声。”

  “你师傅是谁?”

  “我也不晓得她老人家的法号是什么。她俗姓吴,叫吴雪梅。”

  “我慈念斋里并无此人,施主请回。”说完那老尼姑返身进去,关上了大门。小虎没有料到竟是这么个局面,站在那里呆了一会儿。等他反应过来,再去敲门时,这一次却再也没有人出来开门了。

  小虎刚才上山时累得出了一身大汗,被凉风一吹,冷得直打哆嗦。他因为思念大奶奶,晚饭也没顾得吃,现在又冷又渴又饿,根本就没有力气再走下山去。况且这么黑灯瞎火的,又下着雨,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得粉身碎骨的。

  他想:这么客客气气地敲门看来是不会有人来理睬了。我且耍一回横,等见到大奶奶后再向她们赔罪不迟。

  他蹲在地下用手摸了摸,摸到了一块半截埋在土里的大石头,大约有十多斤的样子。他用手把石头从土里挖了出来,举过头顶往慈念斋的大门上用力砸去,一边砸一边大声喊道:“里面的臭尼姑们都给我听着,快出来给老子开门!再不开的话老子可要放火了!”

  这下子像是捅了马蜂窝,大门里面马上变得人声嘈杂,乱成一团。不一会儿,门吱扭一声打开了,从里面呼呼啦啦地涌出来七八个年轻的尼姑,她们有的手里拿着木棒有的举着火把。为头的一个生得膀大腰圆,黑黑的脸上布满了横肉,看起来跟李铁妞有的一比。

  “你是什么人?三更半夜跑来尼姑庵捣乱,莫非是个采花淫贼?”她举起木棒对着小虎大声喝道。小虎听了有点儿哭笑不得,就她这模样儿,能把采花贼给吓死!

  他没想到这尼姑庵里居然还养着一群能打能杀的“武”尼。想想也是,这么多女人住在这深山老林里,要是没几个能打的,真来了采花贼怎么办?他急忙向她鞠了一躬,然后开口道:“我姓庞,从山下的椰林镇来。我赶了十几里山路,只是想见我师傅一面。天这么黑,我现在就是想下山也走不成了。请尼姑姐姐发发慈悲,进去告知我师傅一声。”

  黑脸尼姑答道:“谁是你的尼姑姐姐!你师傅不在这里,我们慈念斋最近根本就没来过南府的人。你赶快走,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小虎马上抓住了她话中的漏洞:“且慢。我可没有说过我师傅是南府的人,也没说她是最近才来慈念斋的。看来你对我师傅熟悉得很哪,是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可不能改口抵赖啊!”

  要论动脑筋斗嘴皮子,十个黑脸尼姑加起来都不是庞小虎的对手。那黑脸尼姑张口结舌,答不上话来。旁边站着的那群尼姑们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她想起了住持的吩咐,拧着脸答道:“我不管你师傅是谁,想要进我慈念斋的门,先问问我手里的木棒答不答应!”

  小虎不想再跟她磨蹭,抬腿就往大门里走去。黑脸尼姑大怒,抡起木棒朝他脑袋上劈来。小虎一见她出手,就知道她本事不大,只有一身蛮力气。他使出大奶奶教的手法,接住打过来的木棒一带一送,她立刻站立不稳,往后退了几步,咕咚一声跌坐在了满是泥水的地上。

  那群尼姑中有一个年纪小的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黑脸尼姑两眼一瞪,那小尼姑马上捂住了嘴,不敢再吭声。黑脸尼姑坐在稀泥里,十分狼狈。她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对旁边的另一个年轻尼姑道:“师妹,这小子有两下子。你上去试试看。”

  她师妹的年纪在十六七岁的样子,五官端正,身体结实。她脸上红扑扑的,看起来很健康。她的武艺比她的黑脸师姐可要高多了,那木棒在她手里舞得呼呼生风,小虎左右躲闪,样子很可笑。那个小尼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次黑脸尼姑没有再瞪她。

  小虎想偷空拾起黑脸尼姑掉在地上的木棒,可总是被那红脸尼姑缠住,找不到机会。他身上已经挨了几棒,还有好几次他的头差一点儿被她的木棒扫中。她的力气比她的黑脸师姐还大,要是挨上那么一棒肯定会头破血流的。

  小虎急得要命,在心里喊道:“大奶奶师傅,你要是再不露面徒弟我可要给你丢脸了!”

  这时就听见一声喊:“住手!”

  那红脸尼姑马上收起木棒,和其它的师姐师妹们站到一起,她们一齐对着一个刚刚从大门里走出来的中年尼姑双手合十,躬身叫道:“师傅。”

  中年尼姑看起来不到四十,生得端庄秀丽,年轻时肯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她走到小虎面前仔细地打量着他。小虎急忙对她行了礼,道:“在下庞小虎,冒昧打扰前辈的清修,请恕罪。”

  那美尼笑了,开口道:“你就是那个远近闻名的神童庞小虎?果然是一表人才。我叫静云,是这慈念斋的住持。”

  小虎又对她鞠了一躬,道:“住持前辈,小虎十分想念师傅,想见她老人家一面,特地摸黑从山下赶来,望前辈成全。”

  静云居士答道:“好吧,你跟我来。不过,你可别叫我前辈,免得错了辈分。”小虎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也没有多问。

  静云居士转过身来吩咐那些尼姑们:“你们都散了吧。”说完就带着小虎进了慈念斋的大门。这时天已经快亮了。

  这慈念斋外面看起来小,其实里面很大,至少占了十几亩地。院子里面的房屋很整齐,虽然不是新盖的,但是看起来还很结实。房子和房子之间有长廊连接,地上铺着大块的青石板,还一个养鱼的池塘和一处清新别致的花园。

  小虎心想:在这样的深山里修建如此大的尼姑庵可真不容易,这慈念斋背后恐怕有一个大施主。不光是修建这些房屋要花钱,这群尼姑们每天的吃喝也得花不少钱。完全指望信徒们上供肯定是维持不下去的。

  静云把小虎领到一栋僻静的小屋前,说到地方了,做了个手势,请他自己进去。小虎进屋后,看见大奶奶已经起床了。她正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坐在一把椅子上,秀芝秀英两个女仆在她身旁伺候。

  大奶奶听见脚步声,睁开眼睛见是小虎,眼里闪过一丝异彩。她面带微笑,招手对他说:“是小虎啊,你走后我一直在想你。你总算回来了,快过来让师傅看看。”

  小虎只觉得鼻子发酸,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他叫了一声:“大奶奶师傅!”然后不顾秀芝秀英在一旁看着,扑上去抱住大奶奶,把头埋在她温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秀芝秀英见了,默默地退出屋去,带上了房门。

  大奶奶自己的眼睛也湿了。她抱着小虎,一边在他背上轻轻地拍着,一边问他:“是不是害怕师傅不要你啦?”小虎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大奶奶起身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热茶,他双手接过来一口气喝完了。

  她看着小虎,叹了一口气说:“小虎啊,师傅我这一辈子的犯下的罪孽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是被这世道所逼,有时候是我自己太固执太要强。只可惜有那么多无辜的人因为我而丢了性命。唉,先不说这些了。自从遇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好像是我一直想要的那个孩子。我虽然前后生过三个孩子,可是我总觉得你就是我最亲的亲人。你说,我怎么会不要你了呢?”

  小虎又被感动得流眼泪了,这是他穿越以来流泪最多的一次。大奶奶从怀里掏出香喷喷的绣花手帕,给他擦干了眼泪。

  “师傅,你刚才说你生过三个孩子,可我只见过慧英姐和大少爷志勇,……”小虎不想提起让师傅伤心的往事,但是这一次是她自己先说出来的,他实在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大奶奶的身世对他来说一直是一个谜,一个他非常想弄清楚的谜。

  “我也没有见过我的大女儿。她一生下来就被人抱走了,不知道有没有活下来。”

  “对不起,师傅,我不该问这件事的……”

  这时秀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把手里端着的饭菜放在桌上。大奶奶陪着小虎一起吃了早饭。秀英收拾好碗筷盘子,又和秀芝一起抬进来一大桶热水。她们帮小虎把那一身脏兮兮的衣服都脱了下来,然后给他洗头洗脸擦身子。洗好擦干之后,大奶奶亲自把小虎抱到了自己的床上,给他盖上了被子。她自己坐在床头用慈祥的眼光看着他。

  小虎累了一夜,躺在大奶奶的床上感到非常温暖舒适,很快就打着呼噜睡着了。

  第4节:哑巴师侄

  一觉醒来后已经是下午了。小虎陪着大奶奶出去外面看风景,边走边聊。大奶奶告诉他,这个慈念斋是她二十多年前独自出资修建的,现在的住持静云居士是她的徒弟,跟她学过几年的武艺。不过外人都不知道她们的师徒关系,也不知道慈念斋是她出资修建的,以为她只是一个一般的施主。

  小虎心想,难怪昨晚静云居士不让他称她为前辈,原来她是自己的师姐。

  大奶奶说她年轻时犯下了许多大错,决心出家当尼姑,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当成。她说再过几年,等她完了自己的心愿以后,她还是会出家的。慈念斋就是她为自己准备的修行终老之处。

  小虎问大奶奶,她的心愿是什么?她盯着小虎看了看,说:“这个和你的身世也有些关系。”

  “我的身世?”小虎觉得很奇怪:难道大奶奶知道我是穿越过来的?

  小虎的爷爷奶奶是普通的农村夫妇,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他们只有庞大山一个儿子,还有几个堂兄弟现在还都住在庞家村。小虎的妈妈王玉梅这边的亲人们也都是普通的乡下人,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师傅,我爹是庞家村土生土长的人,我爷爷奶奶在我出生前就死了,都是得病死的。我娘是附近一个村寨嫁过来的。您的意思是,我不是爹娘亲生的?”

  大奶奶想了一下,答道:“小虎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这些,因为有许多细节我自己也没有搞清楚。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见一下你爹,向他打听一些往事。不过我可以肯定,你是我年轻时最爱的那个男人的后代。他名叫庞玉麟,早就去世了。按年龄看,你应该是他的孙子。”

  庞小虎可以肯定,大奶奶年轻时的爱人肯定不会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那么,自己的亲爷爷肯定是另有其人了。他现在更想知道那些往事了。

  “可是师傅,你怎么能那么肯定呢?”

  “因为你太像他了。不但长得像,连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声音也一模一样。你刚一进南府我就注意到你了,觉得你特别亲,好像你是我失而复得的孩子一般。后来你为了救袁茹玉的孩子被黑缨会的人挟持走以后,我急得要命,差一点就跟着追了出去。”

  小虎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大奶奶是因为去给袁茹玉求情,没想到大奶奶在那之前就注意到他了。难怪他一见大奶奶就觉得亲近得不得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啊。自己的亲爷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竟然能够让大奶奶这么优秀的女人爱得如痴如狂?

  大奶奶停了一下,用极为温柔亲切的声音对他说道:“小虎,这些往事我以后都会告诉你的。你先不要问我了,好吗?”

  小虎听后点了点头。除了他自己的身世,小虎还特别想知道大奶奶年轻时到底犯下了什么骇人听闻的罪孽。大奶奶这么好的人,小虎怎么也想象不出她会去干什么坏事。可惜大奶奶现在不愿意多说了,他只能压下自己的好奇心,耐心地等待了。

  “乖孩子。”大奶奶摸着小虎的头说道。别看他还不到十五岁,她一见他就能想起年轻时结识的那个庞玉麟,他英俊潇洒,身上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让她痴迷不已。她将近二十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身体竟然有了一丝兴奋的感觉。

  小虎在慈念斋住又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才向大奶奶告辞。他没有想到的是,不单是大奶奶,连那个美貌中年尼姑,他的静云师姐也来给他送行。静云师姐身后还跟着个年轻尼姑,就是前一天晚上跟小虎大战了一场的那个红脸尼姑。她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袱,好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小虎心里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多问。

  到了该分手时,大奶奶这才把那个年轻尼姑叫到小虎跟前,对他说这是自己十多年前行走江湖时捡回来的孩子,是个天生的哑巴。她给这孩子取名叫云凤。云凤从小在慈念斋长大,因为大奶奶那时决定不收徒弟了,就让她拜了静云住持为师。她的武功是跟师姐师妹们一起练的,大奶奶也曾亲自指点过她。因此云凤算是小虎的师侄。

  小虎这才想起从前天晚上初次见面开始,他就没有听到云凤说过一句话。原来她是个哑巴。

  静云住持让云凤拜见师叔,云凤二话不说就跪下给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师叔磕头,一点儿也不含糊。小虎赶忙扶起她,心里很不好意思,因为云凤都满十六了,比他大了两岁多。另外他想云凤的武功那么好,比自己这个当师叔的还强,他害怕当不起她的这般尊重。

  不过静云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吃惊不已。这个静云师姐很会说话,她先把年轻的师弟夸奖了一通,说他聪明绝顶又豪侠仗义,真是世间少有的好男子。小虎注意到大奶奶站在一旁抿着嘴笑,心道:“不好,我的这位师姐一个劲儿地给我戴高帽子,接下来恐怕是要给我下套子了。”

  果不其然,静云师姐话题一转,说这一次她让徒弟云凤下山是去寻找她的亲生父母。她想托小虎照顾云凤,直到找到她的父母。至于她父母姓甚名谁,住在什么地方,却没有什么靠得住的线索。

  大奶奶当初捡到云凤时她可能刚生下来不过十几天功夫。那时她被一床破棉被包着,里面塞了一块白布,上面用血写着“曾长庚”三个字,大奶奶猜想那应该是她亲生父亲的名字。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奶奶和静云她们托人到处打听,一直都没有打听到和这个曾长庚有关的任何消息。

  小虎听后不禁苦笑,又是一个身世不明的孩子。他感到有些为难:他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办,若整天带着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个尼姑,实在是不方便。总不能他到哪儿就让云凤跟到哪儿吧?不带着吧,又不放心她。这么一个纯洁天真的哑巴姑娘,要是被坏人给诱拐了欺负了,那可太对不起大奶奶师傅和静云师姐了。

  静云师姐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对他说:“师弟,你可以让云凤女扮男装,当你的随从,这样就方便了。云凤在慈念斋做尼姑只是权宜之计,等她找到自己的父母亲后多半还是要还俗的。”

  这时大奶奶也加入了进来,劝小虎说:“云凤练武的天赋很好,又特别用功,她的武功比你可强多了。你现在这么忙,整天东奔西跑的,就让她给你当个保镖好了。她从小就勤快,跟着你还可以照顾你的起居。这样我也放心些。”

  大奶奶好像知道小虎正在苦心经营着什么,但是她一直没有开口问他忙的到底是什么事情。现在她竟然自做主张给他找来了一个女保镖兼佣人。

  小虎回想起前天晚上和云凤动手时的情形。看得出来她并未使出全部的本事,否则自己丢脸就丢大了。这样也好,有这么一个高手跟在身边,他心里也觉得安全多了。于是他点头答应带着云凤一起走。

  静云住持很高兴。她马上招呼云凤,从她背上的那个的包袱里取出一套男人的衣服来,就在路边给她换上。看来她们是早有准备的。

  小虎一看换装后的云凤,还真不错。云凤的个头比他稍矮一点儿,换好衣服后变成了一个挺精神的半大小伙子。唯一不对劲的地方是她那剃得光光的尼姑头,太惹眼了。小虎把自己戴着的草帽取下来给她戴上,这样才看着顺眼些,也好看多了。

  静云拉着云凤的手似乎很不舍得她离开,叮嘱她“一定要听师叔的话。”云凤使劲地点了点头,她的眼眶也有些发红。她一脸虔诚地跪下来,对着静云和大奶奶连着磕了好几个头,这才转身跟着小虎下山去了。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